当前位置┃>首页 > 廉政广角 >廉政文苑 > 正文

一个咸鸭蛋的故事

时间:2018/3/20 19:09:54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中共大冶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大冶市监察委员会    阅读:25

家风·一个咸鸭蛋的故事

 

父亲母亲下岗后,家里断了生活来源。那些年,维持生计,如何将我们兄弟姐妹喂饱,成了家里最急迫的事情。

读初中那会儿,家里很穷,每天早上都是吃稀饭、玉米糊、清汤面,经常个把月才吃到一次肉。特别羡慕那些每天早上在外面吃小笼包的同学,一笼小笼包要七毛钱,这对于一个双失业而且欠着外债的的家庭来说,是奢侈的浪费。

“爸爸,我好想吃小笼包。”13岁生日的晚上,我坐在煤油灯下,眨巴着眼睛跟父亲说。

“好,你明天下早自习后去包子铺等我。”爸爸想都没想答应了我。

第二天早自习过后,我信步冲到了包子铺,父亲已经端着碗稀饭坐在包子铺门口等我。他穿着邹巴巴的中山上衣,衣服上的扣子就像七彩链珠,下身穿着粗大的短裤,脚上是母亲用碎布缝补的拖鞋,那样子像极了马戏团里的小丑。瞥见父亲,我满脸不屑的连“爸爸”都没喊直接冲进了包子铺。

“老板,来一笼包子给小伙子。”父亲喊完又端着稀饭蹲在包子铺门口,看都没看完一眼我,继续吧嗒吧嗒喝着那碗从家里端来的稀饭。

我坐在桌子上,如秋风扫落叶般狼吞虎咽了一笼日思夜想几个月的包子。吃完后,瞧见桌上有一提咸鸭蛋,真是太诱人了。我已经有一年没吃过咸鸭蛋了,想起来咸鸭蛋的香味,我的嘴角不自觉留下了相思的口水。我咽了口水,左右环顾了一下,店子人不多,老板在屋后,老爸在门口背对着我蹲着。这真是天赐良机啊,我暗自高兴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捡起一个咸鸭蛋就装进了裤兜,然后走到门口若无其事的对父亲说,吃完了,走吧。

“老板,小笼包多少钱?”父亲问。

“七角。”老板在屋后回答。

“那个鸭蛋怎么卖?”父亲又问:

“两角。”老板漫不经心地说。

父亲从他中山装的口袋里,摸索着拿出一些卷放整齐的毛票,数了九张放在桌子上,跟老板说,钱放桌子上了,请收好。父亲看都没看我一眼,就端着饭碗,汲着拖鞋在初秋的清晨瑟缩着回家了。只留下站在包子铺门口的我,手里握着那个咸鸭蛋,脸像发烧一样火辣辣地。这个咸鸭蛋在我的裤兜里,就像个烫手山芋,一上午都在炙烤着我的心。

中午放学后,我把咸鸭蛋拿回家放在了父亲面前,才如释重负。父亲慈祥的看了我一眼,对我说:“你吃了吧!”我到今天怎么也形容不了,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咽下了这个咸鸭蛋,只记得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。

多年后我参加工作了,我才理解父亲当年的善意提醒。当你以为没有人看到你时,其实不是没有看到,而是不说而已。父亲用无言的行为、婉转的智慧给我的人生上了一堂生动的课。组成家庭后,我一直将那个咸鸭蛋的故事告诫自己和孩子:祇畏神明,敬惟慎独。

在纪委工作多年后,每次与失足的党员干部谈心时,我都会把这个咸鸭蛋的故事讲给他们听,因为我知道,党员干部本质都是好的,只是当他们独处面对诱惑的时候,一个小小的“咸鸭蛋”就击中他们的软肋,让他们铤而走险,一失足成千古恨!

举头三尺有神明,家风无言却润身,家风无字能宽心,好家风就如财富滋润着房屋,守护着一家人的清贫与安宁。

(大冶市纪委  派驻财政局纪检组石森林)

版权所有  中共大冶市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大冶市监察委员会  

大冶市城北开发区新冶大道41号  邮政编码:435100  

ICP备案:鄂ICP备12001351号

鄂公网安备 42028102000030号

黄石市星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支持